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9
  • 17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朱和平:从南昌起义到朱毛井冈山会师,这段历史发生在1927年8月1日到1928年4月28日,虽然只有短短8个月的时间,但是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是非常关键的。 因为我们人民军队的性质、宗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朱和平:从南昌起义到朱毛井冈山会师,这段历史发生在1927年8月1日到1928年4月28日,虽然只有短短8个月的时间,但是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是非常关键的。

因为我们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编制体制,包括我们军队的纪律,基本上是在这八个月过程中形成的。

到朱毛井冈山会师以后,成立红四军开始,我军的这些一直传承到今天。

我们都知道,八一南昌起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道路的开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八一南昌起义是在中国共产党人自己独立自主地决定中国革命道路和命运。 当时是在共产国际明确反对或者说是不支持的情况下,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是以表决的形式决定南昌起义。

南昌起义虽然是中国共产党人打响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但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南昌起义确实有很多不足。

一个是在南昌起义的时候,并没有确定要建设一支什么样的军队,也就是说,没有给这支起义军定性,当时起义军是打着国民革命军的旗号,并且拥戴宋庆龄同志为主席,也就是当时武装起义主要是反蒋,而且是联合国民党左派反蒋,并没有明确提出要建设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南昌起义以后,也没有选择好正确的方向和目标。 当时受共产国际的影响,基本上是这个思路:从城市到城市,从南昌到广州、到汕头,在汕头积蓄力量以后准备接着进行第二次北伐。

起义军南昌起义以后,接着就南下了,进行了一次比较有名的“三河坝分兵”,就是有一部分人殿后、留守三河坝,主力南下广东。

当时我的爷爷朱德就被留下来殿后,打“三河坝阻击战”。

这一仗打完以后,在爷爷率领三河坝部队南下广东过程中,在1927年10月初碰到了南下主力,那时候南下主力当时爷爷带领剩下的大概两千多人,面临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办?起义已经失败了,领导们都走光了,就剩这点人了,怎么办?是坚持斗争””””决定了目标,决定了方向,剩下的问题就是要解决前进道路的路径和方法问题。 虽然我们确定了人民军队的性质,确定了前进的方向,但是,当时党对军队的领导是很薄弱的,因此,离开茂芝以后,在往湘南的路上,一路行军的路上,部队还是一再地出现逃兵,团以上领导干部基本上都跑光了,军事干部就剩下王尔琢一个人了,政治干部就剩下陈毅一个人了,就是从茂芝出来以后,这个部队很快就散掉了。

爷爷一看,这样一个局面不行,我们必须要进行整顿,因此,就在10月底到11月初,爷爷就发动了著名的“赣南三整”,“赣南三整”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解决这支军队的建设的一系列的重大问题,也就是解决在探索中国道路过程中的方法和路径问题。

“赣南三整”首先是“天心圩思想整顿”,首先是整顿思想。 爷爷在天心圩,就是已经到了江西南部了,是一个小村子。 爷爷在这里发表了一个著名的演讲,他就把中国的革命比作俄国的革命,俄国革命1905年失败了,但是,1917年就成功了,我们现在中国革命也有一个1905年,也有一个1917年,只要我们坚定理想信念,坚信共产主义,我们就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同时爷爷还说,愿意革命的跟我走,不愿意革命的可以回家。 很多老同志,都对爷爷当时的演讲记忆犹新,陈毅同志把爷爷的这个演讲称为是宣布了我们军队建设的两个政治纲领。 第一,就是要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第二,革命要靠自觉。

这在当时是我们重要的两条政治纲领。

坚信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这就是我们这个军队是有信仰的一支军队,不愿意革命的可以回家,革命靠自觉,这就说明这个信仰是要建立在自觉的基础上,这两条政治纲领,对我们人民军队建设,特别是初期的时候,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这是我们人民军队和国民党军队最大的区别。 就是我们的军队是一支有信仰的军队,国民党的军队是没有信仰的军队。 我们有信仰的军队,就从根子上解决了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问题。 而且,这个信仰一定是要坚持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

南昌起义刚开始的时候,虽然是由共产党领导的、共产党发动的,但是我们主要是通过策反、策动国民党军队中的中高级军官,来带动部队起义。

也就是说,南昌起义是自上而下的。 经过“天心圩思想整顿”以后,我们这支军队就变成了自下而上的了,就是我要革命、我要跟党走,而不是你们让我革命、让我跟党走。 这个决策的转变,就使部队剩下的几百人,个个都变成了主动地革命分子,这个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这就是“天心圩思想整顿”。

第二个整顿就是“大余组织整编”。 大余也是在江西省南部。 “大余组织整编”主要是做了两件事,第一是建立党的组织,对党员进行登记,同时发展新党员。 这样就使我们党对军队的领导深入到了基层,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大余的组织整编第二点就是对部队进行重新的改组,因为从茂芝出来的时候,起义军大概有2000多人,这一路走一路散,到了“赣南三整”的时候就剩下七八百人了。 爷爷就把这个部队重新进行了编制调整,就是由一个师的编制改成一个纵队的编制,这里面具体的就是编了七个步兵连、一个炮兵连,为什么这么编呢?爷爷已经意识到,要由打大仗变成打小仗,要对这支部队开展游击战争的训练。

这个编制,七个步兵连以轻武器为主,便于机动、便于游击,把所有的重武器编成一个连队,机枪连,它的行动稍微慢一点,可以作为一个支援,所以,他就进行了编制体制调整,编了七个步兵连、一个炮兵连。

第三个整顿就是“上堡军事整训”。 “上堡军事整训”也是做了两件事,第一是宣布了军队的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不许侵占群众的利益。 这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两项纪律。

因为我们工农革命军,是一支人民军队,除了打仗以外,还要打土豪、分田地,做群众工作,建立农村根据地。 所以,纪律对这支新型的军队是非常重要的。

在上堡整顿的时候首先是整顿了纪律。

然后是进行了游击战的理论、战术的培训,据当时的老同志回忆,在“上堡军事整训”以后,每天一小课、两天一大课,就是爷爷亲自给剩下的这些人讲述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 以后的仗怎么打,小仗怎么打,怎么进行游击战、运动战,同时对过去黄埔军校也好,云南讲武堂也好,他们讲的战术原则,一字形队形,改成人字形队形,更便于进行游击战。

经过“赣南三整”以后,虽然2000多人变成了800多人,人员只剩下三分之一,但是,这800多人全都是自觉自愿的,是具有坚定理想信念的、愿意跟党走的、坚定的革命同志。

同时,由于进行了这一系列整顿,人民军队的雏形已经出来了,它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包括它的纪律,都已经出现雏形了。

经过“赣南三整”以后,粟裕同志后来写了一篇文章回忆这段历史,他说,虽然我们经过“赣南三整”以后,虽然我们的人数少了,只剩下三分之一,但是我们的力量大大加强了,部队的战斗力大大提高了。

爷爷当年在云南讲武堂有个同学叫范石生,当时是国民党16军的军长,爷爷以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湘南起义以后,爷爷就带着这1万多人浩浩荡荡上了井冈山,和毛主席著名的井冈山会师,红四军成立。

从此,人民军队基本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编制体制就固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