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谈最美的建筑 建筑在时间之上钟 亦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4
  • 1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自去年开始,我们就不断地与上一个辉煌而经典的时代告别,与早年间的情怀和偶像告别,与一位又一位的大师级人物告别,而这一份不舍挥别也延续到了今年……因为清楚地明白这

自由谈最美的建筑 建筑在时间之上钟 亦

  自去年开始,我们就不断地与上一个辉煌而经典的时代告别,与早年间的情怀和偶像告别,与一位又一位的大师级人物告别,而这一份不舍挥别也延续到了今年……因为清楚地明白这是自然界中最无可避免的哀伤,所以要用笔记录下这一刻,纪念一下逝者,才算是一份有仪式感的告别吧─美国当地时间五月十六日,享誉世界的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IeohMingPei)离世,享年一百零二岁。

  我对建筑学无甚了解,但我家先生恰巧是位建筑师,耳濡目染之下,贝聿铭这个名字对我来说自然也不算陌生了。

被视作现代主义建筑最后的大师的贝老显然是许多华裔建筑师心目中的偶像级人物,他为世界创造了很多兼具力与美的作品,其中包括了今年落成满三十周年的巴黎罗浮宫玻璃金字塔(GlassPyramid),香港中环的地标式建筑香港中国银行大厦,北京香山饭店,苏州博物馆等等。

  对于这位生命时长跨越了一百零二年的老人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后世界格局的巨变都是贝聿铭亲眼见证过的历史,也是影响着他人生道路和建筑风格的过往事实。 人终将逝去,会被铭记的,只有历史与被写进历史的辉煌,投身建筑事业七十余年的贝老,用他的作品书写了建筑史上属于华裔设计师的辉煌篇章。

  一九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出生于广州一个殷实的大户人家的贝聿铭,祖籍苏州。

贝家是在苏州有着百年世家积淀的名门望族,拥有苏州著名的古典园林之一狮子林。

十岁的时候,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因工作关系举家迁居上海,而今的贝轩大公馆正是贝家曾经的居所。

少年贝聿铭见证了远东第一高楼─上海国际饭店的建起。

他着迷于国际饭店二十四层的楼高和二百多个房间的庞大体量,并在日后回忆道: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想做建筑师。

于是一九三五年,十八岁的贝聿铭赴美求学,先在宾州大学攻读建筑,后转往麻省理工学院,一九四〇年取得麻省理工学院建筑学士学位,一九四六年取得哈佛大学建筑硕士学位,其后便在美国开启了他长达七十多年的建筑师生涯。   说起贝聿铭的建筑名作,不少人都会首先联想起罗浮宫玻璃金字塔。

这一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轰动建筑界,也让整个法国都瞩目的建筑事件显然是贝聿铭的建筑生涯中最为知名的一桩,在这里我就不加赘述了。

但说起贝聿铭的首次成名,其实应该追溯至一九六三年。

  那一年,约翰.甘乃迪()被刺杀,甘乃迪家族决定在波士顿修建一座私人图书馆以表纪念。 当时和贝聿铭共同竞争这一项目的建筑师中不乏名家,然而杰奎琳.甘乃迪却选择了几乎没什么名气的贝聿铭。 杰奎琳本人在解释这一选择时说:这是个非常动情的决定……他满是自信,让我想起了杰克(约翰.甘乃迪的昵称)。

他们是同一年出生的。

我决定和他一起迈出大胆的一步。

事实上,让杰奎琳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绝不是这样简单,相比其他建筑设计师办公场所的杂乱无章,贝聿铭工作室的整洁体面,以及他身上那种名门世家贵公子的泰然自若和处变不惊都为他赢得项目加分。   大半生都生活在美国的贝聿铭不仅有着让光线来做设计的名言,更有着一颗始终不变的中国心。

在凤凰卫视的电视节目《筑梦天下》中,贝老曾说:对我来说,中国印记从未完全消失。 现在我在美国住了七、八十年,仍然觉得自己是中国人。 不是很怪吗?我给了自己新的外表,但内心的一切早就存在了。 他那颗满是中国情意结的心,体现在了他给三个儿子所起的名字上─定中、建中和礼中,亦体现在了他为祖国留下的诸多优秀建筑作品上。

  一九七四年,贝聿铭第一次与美国建筑师协会一同到访北京,他建议尽量不要在故宫附近建高楼,甚至敦促中国建筑师更多地关注自身的建筑传统,而不是西方风格的设计。

其后,他受邀设计了北京香山饭店,而这一设计,被称为改革开放后那一代中国建筑师的教科书,也正正是我家先生这一代建筑师曾经的学习范本。   后来,贝聿铭又在北京、香港为父亲工作过的中国银行留下了两栋建筑,更在八十多岁高龄之际接手设计了家乡苏州博物馆的建设项目。 其中,香港中银大厦的建筑设计最具故事性─香港地区不可避免的台风给高楼的建设带来了障碍,错综复杂的陆面环境也为建筑施工增加了难度。

最终贝聿铭选择了竹子作为香港中银大厦的建筑构想来源,它象征着拔节生长,生生不息的中国精神,也象征着中国人民不惧风雨的气节。

贝老说:我和我的建筑都像竹子,再大的风雨,也只是弯弯腰而已。

  最美的建筑,应该是建筑在时间之上的,时间会给出一切答案。

贝老用他的作品证明了他的言论,虽然我不是学建筑的,但是美是相通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美更是值得肯定的。

与我家先生说起贝老离世的遗憾,他觉得,最遗憾的是贝老从没有着书立说,或者梳理他自己的理论体系。

我明白,这对于一个建筑设计学者而言,自然是遗憾的,于是也略表拙见地安慰道:或许贝老最在乎的还是作品能否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吧,对于他这样的大师来说,应该会更愿意拿出书立传的时间来为世界多留下一些作品吧。   我想,在贝聿铭这里,建筑在超越了纯粹的建筑工程后,并不是用来彰显创作者个性的,而是一种理解世界、追寻美学本质的方式。

而这样一位用建筑来理解世界,创作艺术的建筑大师,不仅仅是需要写进历史的,更是需要被后人纪念并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