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子衿,白青青by半夏微凉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二婚娇妻:总裁欺上身》作者是半夏微凉,男女主角是霍子衿,白青青的小说,二婚娇妻:总裁欺上身讲述了:白青青被父逼婚,嫁给尤城最年轻的总裁,结果害的她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那个她等了十五年的男人

《二婚娇妻:总裁欺上身》作者是半夏微凉,男女主角是霍子衿,白青青的小说,二婚娇妻:总裁欺上身讲述了:白青青被父逼婚,嫁给尤城最年轻的总裁,结果害的她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那个她等了十五年的男人突然复活,竟也嫌弃她是个二手人妻。 波云诡谲的命运让白青青越挫越勇,华丽归来的她在某颁奖典礼上,颁奖者竟然是他:“想不到你个二手货,也可以偶然优秀一下?”“霍子衿,我们熟么?”她强装淡定,他却无情拆穿:“一起睡过,算不算很熟?”台下一片哗然……精彩章节就在霍子衿忙着手头上的工作时,只听砰的一声,白青青从房间里冲出来,她满脸泪痕,贝齿咬唇。

手里捏着手机,歇斯底里的怒吼:“白莉莉,你害死我爸还不够,要是我妈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挂断电话便要冲出办公室,却听到醇厚低淳的冷声:“站住……”白青青顿住脚,气不过,抬起袖子擦掉脸上的泪痕:“怎么,霍总不让我跟幕少琛有任何的接触,难道连我的家庭纠纷也要管制么。 ”她是气的口不择言了。 就是有那么一个说法,越是亲近的人,越能看到你最真实的一面,这样愤慨而又歇斯底里的模样,也就霍子衿才能看的到。

霍子衿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优雅而从容的走到她的跟前,伸手拉起她的衣领,扣住她心口敞开的扣子。 像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一样,每个动作都很亲密。 白青青瞬间石化,所以呢,刚才她胸口敞开的模样,这男人全程都看着,脸色瞬间爆红。

明明是气呼呼的样子,却满脸通红,窘迫的蹙眉。

“记着,从你拿到合约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人了,白青青我可没有你前夫那样大度,能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别人的嘴里享用,哪怕是别人看到也不行。

”他讽刺的说完,转身按下内线,让阿毅送她去医院。 阎老说了她的身子经不起折腾了,要是再出点什么事,为时已晚。

白青青一路安全的来到医院,发现母亲的病房门口聚集了一大群看客,她冲上去,还没有进门,就听到里面白莉莉尖锐的声音。 “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你看的好女儿跟人家拍艳照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不知道又爬了谁的床,竟然拿着合同来纠缠少琛,口口声声说我妈是小三,那你女儿是什么,连小三都不如的贱人……”“滚,你给我滚。

”颤抖的声音快要虚脱,白青青心疼母亲,往门边挤。

却听到母亲的口气突然变得得意,冷哼一声:“陆云霞,别以为你做的那些肮脏事我不知道,如果当年的事情被揭发,就连你哥哥也护不住你,白井然死了,你以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么,还有我,当年你对幕家,对那对母子做的事情,他全部都跟我说了!”空气突然凝滞,白青青听不到乱哄哄的议论声,只是耳边回荡着母亲说的话。

威胁的口气像是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对幕家,那对母子?难道是霍子衿和他妈妈?她不敢想下去,只听一个响亮的巴掌顿时惊醒了她。

拨开人群冲进去,一把护住被打的母亲:“妈……”她心疼的看了一眼妈妈,可是妈妈却平静的摇摇头:“没事。 ”说完又对着陆云霞:“恼羞成怒了么,陆云霞你也就这么一点本事!”陆云霞眼底凝聚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狠戾,紧握着拳头,然后又松开,假装无所谓的说道:“我跟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王秀兰给我记着,再让我看到你女儿缠着我儿子,我一定让你们在尤城待不下去!”威胁声并不是底气十足,说完,便拉着白莉莉一起离开。 外面看热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白青青叫来医生检查母亲的身体,知道她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

母女二人似乎都有话想要问对方,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面色冷峻,让女儿脸色一僵,她才伸手拉住她。 “青儿,不管别人说什么妈妈都不信,你是妈妈的好女儿,妈妈只相信你,嗯?”“妈……”白青青所有的委屈像是洪水决堤,瞬间爆发,这么多天她已经决的快要撑不住。 可是想到妈妈的病,还有父亲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都被幕少琛那个混蛋抢走。 她一直强忍着,直到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 妈妈,她的妈妈,给予了这样的支持,一无所有的她只有妈妈了,为了妈妈,她一定要坚强。

一边哭着,心里却默默的激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妈妈。

哭了好一会,她收拾好心情准备离开,可是心里的疙瘩一直揪在那,刚才妈妈跟陆云霞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对母子到底是不是霍子衿跟他的母亲。 她要不要告诉妈妈,霍子衿没死,不但活着回来了还变成了天青集团的总裁。 犹豫着,一步三回头,直到对上阿毅的眼神,她才止住了询问的想法,跟着他一起离开了病房。 阿毅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秀兰,而她虽然假装不在意,心跳却咚的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白青青来到霍子衿的跟前,心思全写在脸上,霍子衿看一眼阿毅,他抿唇不语。 此时,陆云霞已经回到幕家港湾,一号别墅里,二楼主卧,里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伴随着歇斯底里的怒吼,女人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像是发了疯一样。 楼下的佣人们面面相觑,都摇摇头不敢作声。

陆云霞从床底下的一个破旧的行李箱里那出一个布艺娃娃,上面贴着一张照片,可是照片上的人脸已经被针头扎的面目全非,布艺娃娃的头上绣着罗薇棉。

“该死的贱人,死了还不放过我,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扎死你,扎死你!”她疯狂的在照片上用绣花针奋力的扎着。 直到最后才解气。 平静之后,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哥哥的电话号码。 “我晚上回家吃饭,爸他们还好么?”“还好,这几天怎么回事,少琛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你可得上点心。 ”“我会看着他的,行了,有件事晚上回家再跟你聊,挂了。 ”说完便挂断电话,枯坐到晚上,幕少琛终于回来,而他心情也很不好,白莉莉将她身边的一个女助理赶走了。 这个女助理是他手底下最能做实事的一个。

可是白莉莉却因为吃飞醋,当着整栋楼的员工狠狠的奚落了她,并且把她开除。

幕少琛被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该死的,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是想到白青青那淡雅亲和的脸,温笑着问他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那种感觉,让他心情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