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木灯染渝帆(第二章 金鱼姬古桥 1)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1
  • 10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第二章金鱼姬古桥(1) 木西泽看着水中落叶,澜澜一笑,却看见古桥上一熟悉的人和喊叫声。 林勋子站在桥上大喊到:“阿泽,快来有惊喜哦!”林勋子藏在身后面的小吃木签暴露了那个惊喜的实质

古镇木灯染渝帆(第二章 金鱼姬古桥 1)

  第二章金鱼姬古桥(1)  木西泽看着水中落叶,澜澜一笑,却看见古桥上一熟悉的人和喊叫声。

林勋子站在桥上大喊到:“阿泽,快来有惊喜哦!”林勋子藏在身后面的小吃木签暴露了那个惊喜的实质性,木泽西一眼看穿说到:“我不饿,你快来画吧!我看见老班从桥那边走过来了。 ”只见勋子一溜烟跑到河边坐下疯狂的挥着画笔填色,看着河对面啥人也没有。

笔一扔便向木泽西袭去,挠的一阵欢笑声。

欢闹过后,一边吃林勋子一边说到:“泽,我听桥上一个老人说这桥还有一个凄美感人的故事。

”木西泽嗯了一声问道:“什么感人的故事。 ”林勋子正色到:“老人说这桥叫金鱼姬桥,因为这河呈金鱼形而且这河还溺死了一个女人。

”木西泽笑道:“这河这样浅又如何出溺毙一个女人呢!”林勋子摇摇头道:“不是意外,是人为的,说以前这小湖呈葫芦状每年都会发大水淹掉一些屋子和庄稼,说是河伯发怒。

这俞家便贡献出来一个女孩给河伯祈求平安。 但是女孩心有所属,为了爱的人自愿放弃生命的。 后来这河水便消了变成了金鱼形,但湖里频发怪事,所以才修这古桥镇邪。 怪可怜的,是吧!”木西泽默默不语却心里想着很多,林勋子一声大叫唤醒了她的沉思,一眼看去只见勋子吓的脸色惨白。

木西泽急急站起来去到林勋子身边问:“勋子,你没事吧!发生了什莫?”林勋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说到:“一条透明的鱼飞起来咬我的画笔,满口尖牙,我吓死了。

”木西泽拍了拍她的肩膀:“安啦!没事的,一条鱼不要怕。 ”心里却满是疑惑起先她就看见了水中的鱼飞出水面把水面上的蜻蜓拖入水里。

  结束一天的写生,一串串归人走在昏黑的巷子里,还不愿离去的太阳露出半张金红脸晕染着旁边的云彩,透射的一丝丝黄金般光倒影着人影幢幢。

但是队伍里却悄悄的发生不一样,一张微冷的脸全是厉色的神情不禁让人发颤。

白雨倩眼神微冷,看着旁边的付小奇道:“小奇快来,我好像被什么咬了,你叫老师过来。

”付小奇的大叫,白雨倩的捂腿整个队伍停下来。

只有前面的木西泽和林勋子走的太快早没了身影,路过河边一座森林围绕的高塔庙一片白雾从河中升起笼全了一片空白。 进入的两个因为雾太大已经分不清东西了,林勋子惑道:“阿泽,不会遇到鬼打墙了吧!你看看能看到啥不?”木西泽摇摇头到:“我没看到,不过应该是有东西作怪吧!”林勋子抬眼看了看木西泽问:“那我们能走出去吗?”早已经没有人影了,林勋子大惊立马就大喊木西泽,却无人回应只有一阵阵凉风吹来,林勋子奔入雾中一会儿她跌倒在田垄沟里,出来了。   而雾中的木西泽却跟着一个光亮的小团走着,而在木西泽的眼中却是她儿时奶奶带着她去拜风声的路上,一切都是暖阳沐身旁边的树木花草匆匆茏茏明媚耀眼。

奶奶一直叫她往前,而在迷雾中那个光亮却把她引向了一处断壁,下面是湍急的河水在往前几步就要掉下去了。

一角却站了一个穿黑长褂人看不清脸,却在木西泽跨出那一步的时候他飞快的把她拉回来了。

那团光亮立即飞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清醒了的木西泽摔倒在地擦破了手,之见一身影站在旁边,她抬头一看。

一席长衫背手而立,短色黑发下长着张轮廓挺拔的俊脸,浅粉偏紫的薄唇、高挺的鼻梁、一双似星空眸子摄人心魂。 这一刻木西泽知道了什么叫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啊!疼痛拉回了木西泽目光,看着眼前人根本没有帮忙的意思,便自己爬了起来道了一声谢便想离开,那人却突然上前拦住了木西泽出声道:“等雾散了,你在离开吧!”木西泽便点点头,便坐下来了,便便看自己擦伤的地方,轻轻拍去泥土却疼的她龇牙咧嘴,叫她一番表情俞景帆嘴角微微上扬,觉得好笑。

不察被木西泽看个正着,木西泽看他一脸坏笑,不觉翻了个白眼心里排附道“长的帅了不起啊!金絮其外,遇人不淑。 ”慢慢的雾散了,木西泽便慢慢走下去,旁边的只是静静看着不出手,不一会儿便听见了喊叫自己名字的众人。

木西泽便大声回应着,第一个赶到的是顾颐看到木西泽擦伤了马上上前扶住她,然后万伽晟林勋子也赶到了,顾颐解下木西泽的画袋递给万伽晟便背起木西泽,突然的上升木西泽一愣便下意识抱住顾颐的脖子,回头一看早没人影了。 顾颐感觉到木西泽轻叹问道:“还好吗?疼不疼,坚持一下我带你回去。

”木西泽感觉挺累的便趴在顾颐背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只是树林里俞景帆看着木西泽依赖顾颐眼光微闪,连他自己都没查觉到自己眼中羡意与对顾颐的敌意。

  回到古宅的俞景帆独自坐在房间里,打开窗望着又一轮明月,心里的痛流入星空的眸子之见眼睛里冰冷与杀意波动,他的脑海中确实一片殷红,亲人的血流满地到处燃着大火,哭喊声不绝于耳,紧握的手青筋暴起。

风一吹萤火虫从草木深出飞起,两人同看着萤火的光亮,一切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