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儿媚·迟迟春日弄柔柔,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5
  • 2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迟迟春日弄柔柔,花径幽喷香流。 清明过了,不胜回首回头回想,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简析 春风把玩簸弄着柳条,小径活

眼儿媚·迟迟春日弄柔柔,

  迟迟春日弄柔柔,花径幽喷香流。

清明过了,不胜回首回头回想,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简析  春风把玩簸弄着柳条,小径活动开花喷香,正是清明雨事后的年夜好年光。

但是一位深锁朱楼的女词人,却正为春而懊恼,正在怨恨春的迟迟不去。 她的怨春,自有一段不胜回首回头回想的春日往事。

但在此时,无心细说,却只顾去指责那扰醒她的春莺。

莺声呖呖,啭得正巧,可在她听来,却无非愁声。 莺儿全不关情,在绿杨影里、在海棠亭畔、在红杏梢头,处处是它们巧语如簧,处处是它们的娇语媚音。 可叹可悲,在如此惊耳的啼春声中,竟有一人,塞耳厌听,如坐愁城。 赏析  朱淑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词人,这首词写一位闺中女子(现实上是作者自己)在明媚的春景中,回首回头回想往事而愁绪万端。

  上片“迟迟春日弄柔柔,花径幽喷香流”两句,描画出一幅风和日丽,花喷香怡人的春日美景。

“迟迟春日”语出《诗经·七月》“春日迟迟”,“迟迟”指日长而暖。 “弄柔柔”三字,言和煦的阳光在抚弄着杨柳的柔枝嫩条。

秦不美观《江城子》词:“西城杨柳弄春柔。

”“弄”字下得很妙,形象活跃鲜明。

对此良辰美景,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间小径上,一股幽喷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春季何等美好啊!可是好景不长,清明事后,却遇上阴霾的天色,云雾覆盖着朱阁绣户,犹如给女主人公的心里罩上了一层愁雾,使她想起了一段不胜回首回头回想的沉痛往事。 看来开首所写的春景明媚,其实不是眼前之景,而是已经逝去的美好年光。 否则和煦的阳光与云雾是很难统一在一个画面上,也很难产生在统一时刻内。 “云锁朱楼”的“锁”字,是一句之眼,它除给读者云雾压楼的阴霾感受以外,还具有锁在深闺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 “锁”字蕴含丰富,将阴云四布的天色、深闺女子的被禁锢和心头的郁闷,尽括其中。

  下片着重默示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 这种春愁是由黄莺的啼叫唤起的。 年夜凡心绪欠安的女子,最易闻鸟啼而惊心,故唐诗有“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之句。

试想一个愁绪万真个女子,在百无聊赖之时,只好在午睡中消磨年光,午睡醒来,听到窗外莺声巧啭。 不由唤起了她的春愁。 黄莺在何处啼叫呢?是在绿杨影里,还是在海棠亭畔,抑或是在红杏梢头呢?自问自答,颇耐人玩味。

  这首词笔触柔柔细腻,说话婉丽自然。 作者用柳绿桃红来反衬自己的为难,这是以乐景写哀的手法。

作者在写景上不竭变换画面,从明媚的春日,到阴霾的天色;时刻上从清明之前,写到清明之后;有眼前的感应感染,也有往事的回想。

既有感应的暖意,嗅到馨喷香,也有听到的莺啼,看到的色采。

经过进程它们默示女主人公细腻的豪情波涛。

下片词的自问自答,更是妙趣横生。

词人将静态的“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引入黄莺的巧啭,静中有动、寂中有声,化静态美为动态美,使读者仿佛听到莺啼之声不竭地从一个地方流播到另外一个地方,使鸟啼之声富于立体感和活动感。

这长短常美的意境缔造。

以听觉写鸟声的活动,令人辩白不出鸟鸣何处,词人的春愁,也像飞鸣的流莺,忽儿在东,忽儿在西,说不清切确的位置。

这莫可名状的愁怨,词人其实不说破,留给读者去想象,去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