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文身者讲述人生故事:白色手环文下一段悲伤爱情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4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原标题:济南者讲述:白色手环文下一段悲伤从2002年,济南出现第一家馆开始,随着社会进步,文身为越来越多的群体所理解、尊重。 文身是痛的,究竟什么原因会促使那些文身者愿意经历这种密密麻麻

济南文身者讲述人生故事:白色手环文下一段悲伤爱情

原标题:济南者讲述:白色手环文下一段悲伤从2002年,济南出现第一家馆开始,随着社会进步,文身为越来越多的群体所理解、尊重。

文身是痛的,究竟什么原因会促使那些文身者愿意经历这种密密麻麻的疼痛文身又是美的,文身师俯首刺青,他们把自己当做记录故事的人。 一位顾客让傅海林把妻子和双胞胎女儿文在了身上。 受访者供图情感之文细密的痛在皮肤蔓延,我觉得心里舒服多了4月27日,记者见到赵铭(化名)时,他把右臂的袖子挽到肩膀,露出一头牛的图案:“这是我父亲的属相,我做的第一个文身。 ”三年前的4月,赵铭在连续五六天里做了七个文身,“背负着这些东西,我觉得我是最富有的人。 ”赵铭说。

赵铭今年28岁,2013年4月的一天,父亲因心脏病猝死,没有任何征兆。

“就在那一天,我突然成了没有爸爸的人。 ”想起那一天,他的喉头还是有点梗塞。

赵铭不知道如何排解心中的痛苦,虽然知道生活还要继续,却不知道如何开始。

一周后,赵铭走进了济南某家刺青馆,请文身师把一头牛文在了自己的上臂。

当细密的疼痛感在皮肤上蔓延的时候,“我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赵铭说。 然后接下来,依次是与母亲名字谐音的兰花,送给女朋友的玫瑰花,小腿的属相龙,左后背的神兽谛听,自己信仰的宗教符号,在最后心口的位置,赵铭请师傅文了一个佛教的法器:降魔杵。

右腹的位置,赵铭将来要留给自己的子女。

“有人觉得我是上瘾了,其实根本不是。

”赵铭说。 那一个礼拜,赵铭每次下班回家,都在寻找文身的意义,每当找到一个,就感觉自己的人生像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当我做完第一个文身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好好想想在我剩下的皮肤上,我需要文什么。

皮肤的面积就那么大,人生就那么短。

”父亲、母亲、女朋友,属相龙以及留给未来子女的位置,都与自己和家人有关,赵铭担心自己背负不起,又在后背文了一个谛听神兽,寓意“逢凶化吉,明辨是非”。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可能没有那么高的人生志向,但我希望自己活得有意义,吃饱穿暖,全家平安。

”因为这些文身,即使济南炎热的夏天里,赵铭也从不穿短袖。

作为酒店的行政人员,他担心影响酒店形象,但又觉得,这是值得的。 记忆之文一个白色手环文下一段悲伤的2002年,文身师傅海林卖掉自己的广告公司,在济南创建了第一家文身馆——烈火堂。 “十多岁的时候,我逃课去家附近的文化宫玩,台球馆老板的手臂上文了一条龙,我当时就被震撼了,觉得它太美了,晚上回来睡觉还想着那条龙。 ”从13岁开始,傅海林就拿一根缝衣针在小伙伴身上扎着玩,“当时家附近街上调皮的孩子,身上都被我扎遍了。

”4月28日,记者有幸采访到傅海林,虽然时隔几十年,记者仍然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回忆往事的欢欣和愉悦。

从业十几年,不同的人带着不同的故事来找傅海林文身。 傅海林攒了一肚子的故事,可当他娓娓道来时,最先冲入脑海的,还是关于文身的见证和永恒。

2007年夏天,济南大暴雨,一对情侣本想开车出门看电影,可路上雨越下越大,当他们走到经七路护城河附近的时候,河面和马路已经平行了,分不清哪里是河,哪里是马路。 雨大水急,水流把车子冲到了护城河里,男孩本想踹破车窗玻璃游出去,但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 水流太急,他把女朋友拽出来之后,自己被河水冲走了,而他们本来打算两个月后就举行婚礼。

事情发生三四年后,这个女孩来找傅海林,希望他能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文一个白色圆环。 傅海林告诉她,在手部这个位置,白色容易掉色,但这个女孩执意如此。

“我当时就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事情,试探性地问了一下,这个女孩就给我讲了这个故事。

”女孩承受了难以承受的打击,但日子还要继续。

经人撮合,她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并且马上要结婚了。 “在她结婚之前,她来文这样一个图案,因为在她心目中,她已经把自己嫁给了救她性命的男朋友,无名指上的白色圆环,就是见证。

”讲起这段故事,傅海林仍然难以掩饰他当时的感动。

傅海林把文身师的这种见证当做一种荣幸,他们有自己形形色色的故事,文身师做的就是成全他们的动机。 傅海林说:“你带着你的故事来,不管你愿不愿意讲述,我希望你离开的时候是充实和丰满的,这里面有一种仪式感的庄重性。

”之文追求意义太累,我只想走在前沿来文身的人,有的是为了纪念一段过去,有的是寻找新的动力,有的是为了寻找存在感。

由于文身本身具有一定的美感,对小任来说,她只是觉得文身很时尚,去考虑意义之类的太累了。 97年出生的小任,今年刚读大一,就在今年,她在自己身上文了两个文身。

在左手腕内部有一个梅花鹿头,白皙的皮肤上,配合着一堆手串,时尚新颖。 右脚踝位置,是一颗五角星。 记者问她为什么文身,她慵懒地回了一句:“好玩呗。 ”小任的母亲做服装生意,小任从小对时尚有着敏锐的直觉,“我们身边的同学文身的很多,大家就在网上搜好看的图片,然后就文到自己身上。 ”“她刚开始文的时候,我强烈反对,总感觉有点大逆不道,结果女儿说我思想保守。

”小任的母亲无奈地说,“我觉得她们玩文身,就像我们小时候买贴画一样,意义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太大了,她们可能不知道,也可能懒得去想。

”“有些文身店规定18岁之前不能文身。 我现在终于可以文身了,感觉自己酷酷的。 等我不喜欢了,我就用激光把他们洗掉,然后再换一个。 ”小任说这些的时候很轻松,就像自己要换一个发型一样简单。 在她的潜意识中,她或许已经把文身当做自己的成人礼,但她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巨匠刺青馆的文身师栾华介绍,随着文身越来越为大家所接受,文身的群体也越来越年轻化,“年轻人更加注重文身的美感,不一定非要寻找里面的意义,偶像的名字、恋人的名字对他们来说最常见,时尚美观的图案一般都是他们的首选,但不管怎样,在文身的那个当下,他们肯定是把认为重要的东西文在身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见习记者 郭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