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叔守墓二十年,差点疯了……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18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陈叔说完后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女人和小孩是住一起的邻居,那你应该认识啊。 陈叔说他后来才了解到,那个女人比较倒霉,当时是来走亲戚的,没想到碰到了火灾。 人确实死了?我问

我叔守墓二十年,差点疯了……

  陈叔说完后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女人和小孩是住一起的邻居,那你应该认识啊。 陈叔说他后来才了解到,那个女人比较倒霉,当时是来走亲戚的,没想到碰到了火灾。

  人确实死了?我问陈叔,陈叔往屋外指了指,就埋在了陵园的那一片,母子两人合葬。 陈叔说完后,我扭了扭身体,后脊梁发凉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似得。   不过后来这个女人和孩子还有比较灵异的故事,下次我接着给大家说。   陈叔讲完了他第一次见鬼的故事,但是我听了心里还是很疑惑,其实也不怪我怀疑陈叔,对于陈叔的人品我是绝不会怀疑的,但是好歹我也是受过高等大学教育的有为青年,虽然我们那个大学一般般,可是要让我在现实中一下子接受有鬼这个设定,说实在的还真有点难。

  我听完后就问他,陈叔你确定不是因为火灾受伤留下的后遗症,最近新闻看了没有,美国佬打伊拉克的大兵,都得了一种叫做战争综合征的病,也是会看见幻觉之类。

陈叔没有反驳我,他告诉我其实他也怀疑过自己脑壳坏了,说完用发黄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为此还专门去看了医生。   我们那时候医院不贵,不像现在,陈叔低下头对我说,我深有同感。

结果就是医生告诉他,除了他的视力没有以前好,样貌比较磕碜,其他和正常人都没啥区别,也就是说他的脑子拍了片子后没啥毛病。

  虽然医生说没毛病,但是我自己却知道有问题,因为每到中午之后,我就开始能看见路上会有不一样的影子出现,陈叔继续说。   我马上反驳,陈叔你要说有鬼的话,鬼都是晚上出来的,中午还是大白天呢。   陈叔伸手用手指扣了扣自己的头皮,因为火灾他的头发稀稀拉拉,许多地方都只能看见光秃秃的头皮,头发也像是沙漠的绿洲一样,东一块西一块。 陈叔说,你说的我也懂,但是那些东西过了中午之后就有了,只是越到晚上越多。 陈叔说到这,我当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左右看了看,不知道为啥虽然外面明媚的阳光,我却觉得自己瘆得慌。   陈叔看我害怕笑了下,摆摆手意思不说了,可我这人也是贱得,就跟许多人一样,越害怕鬼故事越想听,于是连忙发了烟让他继续说。

  叔,你既然害怕为啥还要在这里干?难道这里就没有,我当时好奇的问他。

陈叔苦笑摇了摇头,人要生活,就算是害怕我也得吃饭吧!我这个摸样除了这里还能去那。

陈叔的话是实话,别看公墓每个月当时就几十块钱的工资,但是却可以赚外快。

一般这种公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时间在清明或者忌日来祭拜,有的人家甚至是国外移民,因此这种单位就有了一个很人性化的服务,可以雇像陈叔这样的工作人员,定点来清理打扫墓地,加点钱还能给放盆花、供果以及长明灯,林林总总的钱加起来其实不比其他单位差。

  你听过风声吗?陈叔忽然问我。

我看了一眼外面,其实说起公墓大家都会以为是那种电影中阴森森,充满恐怖气氛,但事实上现在的公墓墓园绿化的都很好,若是忽略了那些林立的墓碑后,你会觉得这就是一处景色宜人的园林。

  可山上的风声却是很可怕的,山风刮起来就像是老版电视剧聊斋片头,那一段悠长的呜呜呜呜,一点都不夸张,我以前也不知道,但是来墓园久了就能听见,一般科学的解释是风穿过树林发出的摩擦声,不过就算我告诉你这个科学道理,在深夜的时候,听着屋子外那呜咽的风声,就着屋内昏暗的灯光,想想屋外那布满整个山头躺着的东西,这时候好像各个想起来和你聊会天,你就会觉得无比酸爽。   而陈叔的意思是他比一般人更感到恐惧的是,他还能看见那些东西,就明明白白的在他眼前晃悠。 尿了,真尿了,陈叔猛砸了一口烟,瞬间大半截变成了灰白色,我眼泪都快下来了,叔这软中华价也不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