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下马威(三)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8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第六十三章下马威(三)王越心中一笑,知道这是黑天学社来试探了。 两家原本的关系就不怎么好,见面之后做为地主的黑天学社当然就要给铁十字军一个下马威,安妮之前和他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怎么应对,

第六十三章下马威(三)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第六十三章下马威(三)王越心中一笑,知道这是黑天学社来试探了。 两家原本的关系就不怎么好,见面之后做为地主的黑天学社当然就要给铁十字军一个下马威,安妮之前和他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怎么应对,他心里也有数。

“哦?”王越忽然把身一侧,“这怎么敢当,东西很沉,这位学弟小心扭了手腕。

还是我自己提着吧!”说话之间,王越一侧身的功夫,拎着箱子的那只手突然往上一提,一根食指“啪”的一下,弹了出来,一指头就和对面这少年的手指碰到了一处。 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少年的指尖对上王越的手指,两人一时间顿时都愣住了。

“没用力?”王越看着面前少年陡然窜红的脸庞,脸色当即就有些发呆。

本以为这人能和安德烈-舍普琴科一起来接站,必然也是个高手,却不想这一指头点过来的力量居然会弱到了这种程度。 偏偏这时候,他的反击凌厉,是用上了自己独创的双重寸爆,手指发力的,一指头弹出去,虽然为了隐蔽起见,只用了一小半的力,但只凭这一指头,也能轻松弹碎三块地砖,等闲人物仓促之间哪里有可能接得下来。

果然,就在这一刻,啪的一声轻响,少年的整只手掌连带着一条胳膊都陡然向一旁高高荡起,方寸间骤然勃发的大力,几乎把他整个人撞得侧飞出去。 好在,他练剑多年,脚下的步法灵活,一觉不对,立刻将身一转,一下向后一个踉跄,跌跌撞撞,不由自主就一口气退出去了三四步。 此时他们二人脚底下踩得都是一寸多厚的波斯羊毛红毯,脚往下一踩,蓬松的羊毛盖过脚面,饶是他反应及时,最后竭力站稳脚跟,但是却还是没能卸掉王越那一指寸爆的狂野力量,咔嚓一响,登时便把脚下的毛毯蹭出一条裂缝来。

顿时,少年的脸色一下变得血红。 他也是黑天学社选拔出来的优秀学员之一,但刚刚那一下,王越一指弹动,势如奔雷,且无声无息,发力又隐蔽到了极点,他硬是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

双方都是手指碰撞,人家压根指头,自己两根指头,到头来还把自己撞出两三步远,不说手指已经瞬间肿胀充血的如同胡萝卜似得,就只是这份脸,他也是丢到了姥姥家。 而这认真说起来,其实也不是他的功夫就这么不堪,实在是黑天学社专修剑术,他一身的本事几乎都在一口刺剑上,这次来火车站接人,总不好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所以身边根本未曾带剑。 虽然练剑的人,剑术练到一定程度后,也能撮指成剑,在近身搏斗中发挥出极大的威力来,但王越是什么人?他的格斗术进展一日千里,体质力量原本就远远超出一般的精英学员,昨天又在火车上领悟了一些骑士锤战法发力的法门,触类旁通之下,不知不觉就在这一招手指发力的寸爆中带上了一股子震荡的劲。 就算他再厉害,一碰之下,在方寸间较起力来,以己之短攻人之长,能有现在这个局面,已经算是王越当时凝劲不发及时收力之后的最好结果了。

“你……。

”下马威没吓到别人,倒反丢了这么大的人,这少年当然不会心平气和的就此收手。

脚下才一站稳,立刻错脚,开步,拧腰,舒臂,竟是脚下一弹,人就反扑了回来,同时他的右手回手藏于肋下,只到了王越身前一侧的时候,才猛然一颤臂膀,指尖横扫,如猎鹰展翅斜飞,自下往上而起,生似一口利刃斜斜上挑,最后的落点正在王越的喉结。

他这一势,动作古怪,手臂藏于肋下,人往前冲的瞬间,才骤然上挑斜出,恰似一口利剑在手,突然出鞘,正是黑天学社秘传剑术中的“犁式握姿”出剑手法,未出剑时,剑尖自然向下,握剑如同老农“扶犁”,姿势虽然不太好看,但却是剑术中最适合上挑发剑,速度最快的架势,一挑之下,指尖斜划,周身力量尽敛于此,快如星火。 “速度够快的,黑天学社的剑术果然不凡,如果拿着把真剑,这一剑我还真不太好对付呢!”王越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原委,知道这少年必是精于剑术之辈,对于徒手格斗,涉及不深,刚才那一招十有八九是失误了,没发挥出应有的水平来。

至少像眼下这一招,给他的威胁就比上一次大了许多,也令王越对于这个世界西方的剑术有了一个很直观的了解。

不过,对手的反击在他看来,凌厉是足够凌厉了,但对他而言,却也就是那么回事,铁十字军的徒手格斗术,原本就是从古代骑士的大剑盾牌,战锤,长枪中逐渐演化出来的,发展到现在,怎么可能没有专门应对冷兵器的办法。

何况面前这个少年,经过刚才一幕,心思早已经乱掉了,羞怒之下,情急出手,出手的节奏变化,远没有那么完美,威力再大,打不着人也是白费。

王越在心里赞叹一声,紧跟着身子往前就是一撞,侧身挺进,肩膀单挑,同时一侧的手臂横着往外一拦,上手就架住了对方的手掌上挑,随即后脚跟进,原本放在小腹下面的另一只手一把就按在了少年的肩膀上,掌心发力,就势往前轻轻一推。

这少年的体力根本没法和王越比,进招的一手刚被拦住,还来不及变招,人便已经被按在肩头,散了全身的架势,脚下发虚,最后王越再轻轻一推,用的也是十字手里的一招正面发力,顿时就把他整个人的身体向后推去,眼看着这人双脚离地,腰身后仰,马上就要倒着飞出去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只手却突然在少年的腰上轻轻托了一把,他立刻就感觉到身子一起一落,脚下有了根,王越推他的那一股力,瞬间就被化解的干干净净。 原来却是她身边的安德烈-舍普琴科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帮他稳住了身体,避免他再一次出丑。

少年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站在原地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看了一眼安德烈-舍普琴科,居然眼圈就红了。 王越见装,顿时无语。

“这……这算什么……,下马威没下成,自己反倒要哭了?”从来没有碰到这种情况,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安妮,却正见到安妮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又伸手指了指那少年,王越眉毛一挑,耸了耸肩膀,只能回了一个很无辜很茫然的眼神。 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清楚……。 “这黑天学社的人,心理素质未免也太差了。

打不过就要哭鼻子,还是个男孩子吗?”再次转回头来,王越有些无奈的看向面前的这个少年。 “安妮小姐,这就是你们铁十字军教出来的学员?格斗术练得再好,也不必这么得理不饶人吧?”安德烈-舍普琴科在化解掉少年身上的力道之后,随即收手将双手交叉置于腹下,虽然神色一变,微有怒意,但站在原地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只不过这人精修剑术,说起话来也如剑般凌厉,面对着王越他居然连看都都不看一眼,便直接跃了过去,质问起后面的安妮来。

而且,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应该也是和安妮并不陌生。 “这算什么得理不饶人?敢情你们黑天学社可以打过来,我就不能还手了……。

”没等安妮说话,王越忽然咧嘴笑了一下,身子一动,似是不经意般就拦在了安德烈-舍普琴科的身前。 这个舍普琴科和那少年的关系明显十分亲近,眼见着自己人“委屈”的都要哭了,心里的怒意早已“沸反盈天”,只不过他为人冷厉,自视甚高,明明恨王越恨得要死,却能把情绪掩饰的很好。 但首当其冲之下,王越却分明感到了他全身的肌肉都已然绷紧凝聚,尤其是两只放在小腹上面的交叉双手更是微微颤动,抱住劲力,好像随时都可能爆发出雷霆一击般。

至于这时候,他越过王越去质问后面的安妮,其实也不是他有多么骄傲,实在是因为心中怒火中烧,已经到了极限,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眼王越,就要忍不住不顾颜面,大打出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