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在左死亡在右 那是爱和责任的传承与传递的通途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8
  • 16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个“世纪老人”安静地走了。 当我的第一滴眼泪滑落,就在地上开了一朵凄美的花。 外公走得不舍,走前的10个小时还说,他过得很安逸,家孙、特别是外孙们对他那么好。 外公,双眼微

	天堂在左死亡在右 那是爱和责任的传承与传递的通途

一个“世纪老人”安静地走了。 当我的第一滴眼泪滑落,就在地上开了一朵凄美的花。 外公走得不舍,走前的10个小时还说,他过得很安逸,家孙、特别是外孙们对他那么好。

外公,双眼微阖,那双眼里流露着的是对生命的热爱,对亲人的眷恋。

我轻轻地、缓缓地轻抚他仍未闭上的眼皮。 遗体已经冰冷。

外公,闭上你的眼睛,长外孙为你阖上,啊——差不多20分钟,双眼才阖上。

外公,不想与你回忆无数的过去,只愿世上再多的留恋和不能仍然你是“混世魔王”的过去。 我们家的所有老人,都是我送他们到天堂。

继父亲去世后,相继大妹、小妹的公公和弟弟的岳母也走了。

外公临终91岁,自然老死。 男人活到这个年纪算高寿了。 但遗憾的是他还没看见“长外孙媳妇”——我又是“一个人”去的,现在没有“长外孙媳妇”。

时光刹那、短暂,那些爱与温暖,总是分外匆匆,未及珍惜,转眼已逝。

忘不了,在外公去世前一周。 在省医院中医专家门诊时,外公站起来,用最本真的眼神看着我。 就此,生命目光最后交结,就向着各自相反的方向去了。 外公,就好像山那边的夕阳,落下去了。

而我,看着它渐渐地西沉。 当时,以为那不过是普通目光的交结,直到六天五夜我给外公守灵,黑暗吞噬天空,秋雨淅淅沥沥,我才感到,我的世界,又少了一份亲情,少了一份牵挂。 原来,我始终放不下那份曾经拥有的长者关怀。

尽管他不知,也不问。

似乎仅仅就是走了一位老人,但无形间失去的,却是一直拥有的亲情。 外公走了,离开了有许多不舍的人间,眼泪无声地滑落。

外公一辈子都有福气,带着福气来,伴着福气走。

最后走得安详,圆满,没有任何痛苦,也没有给家人留下任何痛苦和遗憾。

我敬佩外公,生死轮回不可避免,他的“福气”,我一辈子都无法获得。 外公一直住在乡镇上,做了一辈子的农民,却一辈子没干过农活。 我曾给外公开玩笑,靠“打麻将”生活一辈子(我的外婆也好赌,只“认识”人民币和长牌),从国民党打到共产党,从毛主席打到胡主席,是“世纪老人”中的“混世魔王”。

我每次去看望外公,从不到家,直接到镇上的麻将室。

他一定在那里。

外公年轻时,英俊潇洒,是当地的美男子,靠陪官宦名流和他们的太太、小姐打麻将“挣钱吃饭”;中年时,靠他的父亲、我的祖祖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再年长一点靠大女的“省吃俭用”---我母亲和我父亲结婚以后,父母都很孝顺;真正进入老年后,靠外孙、家孙的孝顺过上了比较优质的老年生活。 外公从小就是大男人主义。 因外公和舅舅都是单传,重男轻女,家里有较好的经济条件,也没让我母亲继续上中学。 母亲满16岁就急着将母亲嫁出去。 母亲过去对我们姊妹说,外公“眼浅皮薄”,要不然,当时随便上大学;不是我们爷、你们祖祖(母亲的爷爷很爱母亲),我连小学都读不成。

后来,就嫁给了你们爸。 母亲牢骚归牢骚,50多年了仍然坚持不懈地“顾娘家”。 母亲是她“娘家”有名的大孝女。 我少年的很多农村记忆,不仅仅是川西平原田埂上阳光下追逐嬉闹,黑石河中的光屁股游泳摸鱼,蒲公英吹散了像雪随风飘飞,深夜沟渠两边的抓青蛙,那属于无忧无虑的少年记号;更多的是一个10多岁的瘦小少年,背上背着不低于20斤的挂面、胡豆或者揣着粮票和买米的钱,从成都赶车到温江县,然后沿着不熟悉的田埂路走到崇庆县的梓潼乡;再大点又和弟弟,从现在的羊马镇走路到梓潼镇,送我的父母节省下来的“吃的”到外公家--那里是母亲的娘家。 母亲是“顾娘家”的啊。

女孝婿顺。 正是父母亲这份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孝道”,充实了外公的一生,浸润了外公的一生。 想来,至今也嘘唏不已。

长大以后,这段少年经历,父母用他们朴素的言行,清晰而鲜明解释了礼义孝德。

特别是我的父亲,尤其孝顺岳父岳母,几十年来,默默无闻,真正做到了“上有老下有小”。 这些,影响了我们四姊妹一生。 尊老爱幼的家风,就这样一点一滴形成。

一堆新坟筑起,外公的历史由此总结。 千百万礼炮奏响时,腾腾的烟雾伴随着外公的灵魂飘忽在寂寞的秋天,花木叶窸窣,和着阳光轻舞,就在与外公最后的对视里,走向一种别类的生命死亡。 这是一种生的孤独和寂寞将不再伴随你左右的情感。

外公的坟墓前右侧,是我父亲的坟墓。 肃立在父亲坟墓前,我再一次跪下磕头,忍不住又眼泪尽情流淌。

父亲,我来了,你又要尽你做女婿的孝顺了,又要辛苦你了;你不仅替母亲孝顺你们夫妻的爷爷,还要孝顺你的岳母岳父,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和业务。

父亲,有你在,我们放心。

外公就交给你了,父亲,啊---外公,亲情和孝顺,在天堂没有结束。

你不用担心孤独和寂寞,你的父亲、我的祖祖;你的妻子、我的外婆;你的女婿、我的父亲在天堂等着你。

他们和你一起打麻将,尽管你只会赢,如果输了,有我父亲在,他还会继续孝顺你钱的。

父亲一定会像他生前一样地对待你。 父亲和母亲一样,从来就是易家的大孝子啊---天堂里,有没有阳光雨露?有没有外公爱打的麻将?有没有外公爱吃的胡豆?那里没有别离和伤痛。

见到了我的祖祖了吗?见到我的外婆了吗?见到我父亲了吗?他们还会说你“懒”,我父亲不会也不敢说。 他是女婿,辈份小。

和我父亲说说心理话吧,都是男人,父亲是“收音机”。

只要父亲没有意见,就没有问题,我母亲和你的外孙们都听他的话。 人世间多少繁芜从此不必再牵挂。

天堂里没有孤独、寂寞,只有爱和亲情。

那刻,我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可爱和轻灵,父亲的伟大和平凡。 生即死,死即生。 外公,你在世时,你的外孙们孝顺你,到了天堂,你的女婿继续孝顺你。

外公,你让我深切地感受到这份死亡,不会让人产生难抑的恐惶,而会产生爱和责任的传承与传递。 天堂路上,外公,一路走好,有外孙们为你祈祷;天堂路上,有我父亲的陪伴和孝顺,一路会走好。 只羡鸳鸯不羡仙。

“子欲孝而亲不待”,好好孝顺尚在身边的老人。

时光永恒、漫长,那些爱与温暖,总是永刻心底,一生一世,无法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