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八章 界宝传说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传说,圣剑天楼起源于中古时代,原本只是一个小宗门,按照现在的势力划分,也就是三品势力的样子。 但是,一次机缘巧合,这个宗门得到一件神秘至宝,由此腾飞,短短百年,便已跻身天宗行列。

第一四九八章 界宝传说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传说,圣剑天楼起源于中古时代,原本只是一个小宗门,按照现在的势力划分,也就是三品势力的样子。 但是,一次机缘巧合,这个宗门得到一件神秘至宝,由此腾飞,短短百年,便已跻身天宗行列。 对于这样的传说,奕铭风早有耳闻,却是很怀疑其真实性。

因为,能让一个宗门在百年之内,就跻身天宗行列,那为何之后,圣剑天楼发展甚微,甚至到后来还无故隐世?对于这样的传言,奕铭风只以为是圣剑天楼放出的谣言,这个宗门一贯喜欢这样的做法。

青年神魂听罢,则是说道:“这个传说并没有错,圣剑天楼确实得到了这件宝物,但是,却是完全无法消化,才止步于天宗层次。

这个势力会隐匿在此,恐怕也是为了这座剑楼。 ”巨楼深处,剑光化为雷霆,相互交织在一起,笼罩着这里,充斥着一种毁灭性的力量波动。

秦墨等发呆,他们不敢靠近,这种剑气太可怕了。

只见,在这座剑楼后方,有着一个个箱子,封存在那里,乃是圣剑天楼存留在那里。

“丫的,圣剑天楼这帮杂碎,宁死也不愿秘藏让本狐大人所有。 ”银澄咬牙切齿。

它已是看出来,圣剑天楼知晓宗门将灭,直接开启了这座剑楼,堵住了宗门秘藏的去路,谁也别想取走。 “小老儿也听说过圣剑天楼的起源传说,看来真是如此,这件秘宝便是圣剑天楼也没有掌控,这很可能是这一天宗隐世之秘。 ”胡三爷惊道。 从这座剑楼的力量波动中,可以推断出,这至少是一件大陆级至宝,甚至更加强大。 并且,这还是残缺的,真不知完整时,到底有多么可怕。 “这座剑楼若是完整,是镇压一界的无上重器。

”青年神魂给出答案。

银澄、胡三爷眼睛都圆了,无比垂涎,这样的宝物如何能放过,就算是九死一生也要弄到手。 “凭你这小狐狸,十死无生也摸不到边。 ”青年神魂毫不客气的打击。

银澄顿时龇牙,却是不敢反驳,这个青年神魂来历太古老,确有资格这样说它。 青年神魂很慎重,分出一丝神魂,就近探查这座剑楼,而后无比震撼。

他曾是天界的无上存在,也拥有镇压一界的无上重器,眼界无比之高。 即便如此,青年神魂依然赞叹,称这座剑楼若是完整,乃是生平所见的最强界宝。

轰!剑楼震动,四周浮现无数剑纹,无比惊人,交织在一起,迸射出一道道剑之雷霆。 这是受到青年神魂的窥探,剑楼自身做出的反应,也使得秦墨等心惊不已。 最强界宝!?关于这一级别的宝物,秦墨等听都没听说过,哪怕是大陆级至宝,也是在万年大墓中见到过。

突然,一道剑之雷霆激射而出,似是受到牵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秦墨体内。

顿时,秦墨心脏部位的剑魂嗡鸣,绽放出无数剑之涟漪,与剑楼的剑之雷霆产生了共鸣。

一刹那,以秦墨为中心,无数剑纹盘旋,光辉滔天,将此地湮没。 银澄、胡三爷等皆是惊骇,纷纷后退,却是尚未退几步,就被强大剑气弹飞出去。 “这小子的开天剑魂与剑楼产生共鸣了,这件镇界重器又要被这小子捞走啦……”银澄高呼,很是痛苦,并不是被剑气所伤,而是心疼这样一件无上至宝与它失诸交臂。 胡三爷虽是心疼,却是不敢停留,飞速后退,撤到安全距离。

一时间,巨楼深处被剑气海洋淹没,可怕剑气在沸腾,交织成一道道玄奥的轨迹。

至于秦墨,则是伫立在那里,只是心脏部位的开天剑魂在发光,与剑楼不断共鸣。

奕铭风震惊,担心秦墨的安全,想要出手救援,却被青年神魂阻止。 “这是界宝在测试这小子的资格,是否能够成为执掌之人。 ”青年神魂解释道。

界宝,乃是镇界重器,足以镇压一界的气运,却是万年也未必有一位主人。 执掌界宝的条件太苛刻,青年神魂当初执掌一件界宝,乃是其父亲相助,才能够成功。

“这座剑楼残破了,并不完全,凭这小子的资质,说不定能够成功。

”青年神魂也想帮助秦墨,但是,却是力量不同源,况且,这少年专注的是剑道,在古幽大陆上,能够指点他的剑客太少了。 轰轰轰……正在这时,半空中剑气嗡鸣,化为一道道剑之雷霆,直袭向秦墨,将之彻底湮没。

一瞬间,秦墨承受成百上千道剑之雷霆的轰劈,却是被体内的开天剑魂吸收,并未受到什么损伤。

饶是如此,他身躯一颤,七窍还是流出血丝,剑之雷霆中蕴含的剑意太浩荡,让他的血脉有些承受不住。 “这样可怕的剑意,即使剑主的剑气也不过如此吧!”秦墨吃惊,这种剑意太可怕,若非被开天剑魂吸收,他恐怕承受不住一道,会被斩断。

随后,让秦墨担忧的事情发生了,开天剑魂吸收的速度变缓,一道道剑之雷霆开始侵袭他的身躯。 顿时,无边剧痛传来,秦墨头发竖直,一根根站起,仿佛是被电得飞起,实则是剑意灌注之下,发丝根根如剑锋般锐利。 而后,他全身喷血,剑之雷霆在肌肤腠理之间窜梭,如同割肉切骨一样,那种疼痛是压榨性的,足以让人发狂。 但是,秦墨却是忍耐住了,他经历过种种磨砺,这样的痛苦还能承受。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神经开始麻木,头脑一片空白,全身喷血,已是成了一个血人。

见此情景,银澄、胡三爷惊呼不已,很担心秦墨的安全。 只是,又感受到这少年的气机并未削弱,心中稍安。 这时,秦墨丹田中,那枚剑葫芦抖动,葫芦嘴陡得发光,产生吸力,开始疯狂吞噬剑之雷霆,一下子缓解了秦墨的危局。 下一刻,斗战圣体的血脉激荡,四肢百骸产生一种吸力,开始吞噬剑之雷霆,来淬炼己身。

如此一来,秦墨的身躯迅速发生变化,不断的变强,经脉、肌肉等各方面又开始加固。 砰!秦墨的整个身躯发光,如同晶莹的琉璃,充斥着一种狂暴的力量。

见此情景,银澄、胡三爷脸色骤变,他们见过相似的情景,在万年古墓中,斗战圣体第八、第九层开启时,就是类似的情景。

若是斗战圣体完全,会遭到祖脉意志的抹杀,秦墨此前就是这样被废的。

正在这时,一缕青金神焰跳动,在秦墨神魂中一闪,顿时中止了秦墨肉身的变化,将剑之雷霆悉数吞噬进青金神焰中。 这样的变故,谁也没有注意到,唯有青年神魂洞察清晰。

“这缕青金神焰到底是什么?本座竟是从未听说过,应是比开天剑魂更可怕的力量……”青年神魂喃喃自语,他之所以看重秦墨,甚至平等对待,正是因为这缕青金神焰,这是他感到忌惮的力量。 这少年拥有这样的神秘力量,假以时日,必定能完成彼此之间的交易。

这样一来,秦墨等若是又经历了一场淬炼,身体各方面都在变强,尤其是开天剑魂,又多出了数个棱面发光。

然而,一群同伴没有想到的是,秦墨脑海中,又一次浮现一幕幕景象,与在【天人湖】接受淬炼时类似的画面。

轰隆……再一次,秦墨又回到了那片古战场上,六道之战的爆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