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萧庄剑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3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深夜,群山之间,松涛如海,一片片松林之间,是一座山庄,红墙碧瓦,即使在深夜中也流转光辉,有着莫名静谧的气氛。 这里是萧庄,整个镇天国最神秘的所在。 如今,这座山庄更加神秘,夜色中一

第1016章 萧庄剑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深夜,群山之间,松涛如海,一片片松林之间,是一座山庄,红墙碧瓦,即使在深夜中也流转光辉,有着莫名静谧的气氛。 这里是萧庄,整个镇天国最神秘的所在。 如今,这座山庄更加神秘,夜色中一股股地气流转,在庄园上空交织如幕,形成一座天然的阵势。 “咦?怎么回事,山庄的防御阵法突然加强了许多,难道镇天国出现什么变故?”有人在暗处惊疑。 “不应该啊!这座防御阵法的根源,乃是来源于镇天国的祖脉地气,难道镇天国的祖脉之气加强了?”又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山庄四处,一个个居所中,居住的皆是修为高绝的强者,都察觉到防御阵势的变化,却是猜不透一个所以然。

不过,对于萧庄的强者来,任凭镇天国局势如何纷乱,也是与他们无关的。 正在庄内许多强者猜测不已时,一道透明劲气袭来,穿过山庄的防御阵势,无声无息射入山庄深处,嗖得不见。 山庄深处。 一处雅致的香闺里,萧雪晨盘膝悬空,眼帘低垂,似是陷入沉睡。 她身着一袭宽松银袍,隐约可见婀娜娇躯,显出无比动人的身姿。 在其身前,悬浮着一柄长剑,在虚空中起伏,剑身流转光华,呈现一种琉璃的透明,散着坚不可催的剑气。 这种剑气,比之上,秦墨释放的那种极淬剑意,还要强上数个层次。 嗡!一道细微的声响传来,这声音几近乎无,如同是夜风拂过松涛的细响,即使是绝世强者也不会在意,因为没有任何气机传出。

可是,这声音落在萧雪晨耳边,却是潮水般轰鸣,使得她娇躯微颤,睁开了眼睛。

叮!那口琉璃长剑轻鸣,而后迅缩,印入萧雪晨眉心,出现一个淡淡的剑印,继而消失不见。 “剑魂共鸣!?这是怎么回事,庄内有什么东西,引起了我的剑魂共鸣?”萧雪晨此时的眸子,如琉璃一样剔透,缓缓流转,缕缕至纯至锐的剑意释放出来。 她娇躯一动,已是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是百丈之外,走廊的一个阴影处。

在阴影处的不远,有两个老者在对弈,所下的棋正是。 也不知是这两个老者对弈的太出神,竟是没有觉萧雪晨的踪迹。 “这两个老人家,都下了一天一夜了,还没有分出胜负。 ”萧雪晨轻轻摇头,莲足一迈,已是到数百丈之外,其步履曼妙如仙,在月夜下无比动人。

可惜,山庄内的暗哨不少,也不乏绝顶强者驻守,却是无一人现她的踪迹。 片刻,萧雪晨来到山庄的修炼区,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

打开修炼区的院门,她走了进去,里面的情景令她微微一惊。

其中一个修炼房中,有着若有若无的剑意透出来,很微弱,却瞒不过她的剔透剑魂。

“这个修炼房,是秦墨之前修炼的房间,他已经离开年余,剑意应该消散的差不多才对,难道……”银袍微动,萧雪晨已是出现在房门前,轻轻推开,而后“嗡”得一声,一道透明剑气透射而出,被她屈指轻弹,消散无形。 正对房门的墙壁上,有着一道浅浅的痕迹,那是近两年前,秦墨从这里离开时,运尽全力,才刻下的一道剑痕。

萧庄的修炼房很特殊,想要在这里的墙壁上留下痕迹,本就非常困难。 至于想要让剑痕长久保留,则是更加困难,一般来,圣者境以下的痕迹,三年五载之后,就会彻底消失。 当时,萧雪晨看到这道剑痕,她相当惊讶,赞成秦墨的剑道天资出类拔萃,但是,也仅此而已。

即使是高傲如银澄,在知晓秦墨的种种底牌后,也认为当世之中,若论剑道天资,萧雪晨无人能出其右。 她对那少年的欣赏,却并非是因为他的剑技,而是其他方面,有着一种吸引人的特质。 可是,此时此刻,墙壁上这道剑痕的痕迹,竟是近两年前,还要深了一分。 “这是他突破了?还是剑魂之力的凸显,致使这道痕迹再次加深。 ”萧雪晨起了好奇心,走进墙壁,伸手抚摸这道剑痕,立时有一种共鸣传来,清越剑吟响起,在剑痕与她的体内共振。 一瞬间,萧雪晨本来恢复黑眸的瞳孔,再次绽放光华,如无暇琉璃,映照出这道剑痕中的剑意变化,如抽丝剖茧一般,呈现在她的眼眸。 叮!娇躯轻颤,萧雪晨退后几步,此时她的容颜上,浮现相当震惊之色,喃喃道:“剑魂共鸣?与我的剑魂共鸣,那应是同一级别的剑魂之力,秦墨他……”琉璃般的眼眸流转,萧雪晨的眸子逐渐恢复原样,绝美容颜露出思索之色。 这时,一个幽深的身影出现,如影子一样,来到萧雪晨身边。

“姐,你可吓死我了,还以为这几天夫人身体不适,你又像幼时一样,前去那个可怕之处。

你可千万别那样冒险了……”苍老的声音响起,语气总似是松了口气。 “幼时的冒失,我不会再犯了。

你这老头,还当我是孩子么?就算我再入那里,全身而退也是没问题的。

不用担心了。

”萧雪晨略一思索,转身离开修炼房,“我要去西翎战城一行,让母亲勿念……”话音落,一道剑光乍起,转瞬之间,已是在数千丈之外。

“哎呦喂,姐又跑了!”“快追,快跟上去确认,绝不能让她深入绝域……”片刻,整个萧庄沸腾起来,十数道身影飞掠而起,朝着庄外而去。 ……叮!一声剑吟如狂浪滔天,在秦墨脑海中炸开,将他直接震醒。

环顾四周,却觉正躺在内城的一处房间中,鼻息间萦绕淡淡余香,荡人心魄。

“我……,刚才是怎么回事?”秦墨甩了甩脑袋,思绪一片空白,刚才的剑吟之声太过浩荡,几乎将他震晕过去。

难道是剑魂正在凝聚?心中一喜,秦墨赶快展开内视探查,却是现并非是想象的那样,体内的剑魂之力无比凝固,却是尚未凝成一颗完整剑魂。

那是怎么回事,刚才的剑吟之声,似乎并非是自身的剑气触动……正思忖时,耳边传来银澄嘿嘿的笑声:“子,的滋味,是不是很美妙啊!别装作一副痛苦的样子,骗骗别人可以,本狐大人是识货的,你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墨这才忆起,在沉睡之前,闻到的那股异香,与天蛇公主的体香有些相似,却是有着奇特的效用,让他瞬间就沉睡过去。

要知道,以斗战圣体的体魄,根本不会受到迷香的侵蚀,就算是天级的迷神引,也只能让他失神一瞬而已。

“子,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天蛇公主的妖丹分泌的一种神香。 这种宝贝,能够荡涤心神,让人在睡梦中,迅恢复力量,并且,还能够增进修为,这种修为不仅在于真焰,还有神魂之力……”银澄滔滔不绝的着,卖弄着它的学识,告知有多么神奇,乃是武者梦寐以求的神物。

秦墨听了半天,算是明白过来,这种神物是天蛇公主的妖丹分泌,这世间能够使用的,除了她之外,就只有第二个。

“呃……,头还是疼!”秦墨揉着脑袋,那种剑吟之声还在耳边回荡,让他心神微微震荡。 旁边,银澄斜着眼,一脸的鄙视,这子竟还在装,果然人族就是不要脸。 咯吱!房门打开,一抹倩影伫立在门口,正是天蛇公主,月色斜照下来,勾勒出她妖娆娇躯,在其身后形成一圈朦胧的光影。 “醒了?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天蛇公主并未走进来,悦耳的声音中有着别样的意味。

秦墨张了张嘴,差点脱口而出,自己头好疼,幸亏及时收口,否则,就太伤人了。 “确实,做了一个好梦……”点了点头,秦墨刚想些什么,在天蛇公主身后,则是一群身影窜了进来,杀破海、丘漠山等一股脑冲进来。

“哈哈哈……,我这也算是进了天蛇公主的香闺,这次回转西翎,可以吹嘘一波了……”左熙天大笑着走进来,却被天蛇公主一掌劈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