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终于查出个包养情妇的“清官”?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4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究竟是郑副局长身处副职,没机会贪呢,还是确实清正廉洁?如真的清正廉洁,又如何会包养情妇? 2月27日,一名女子在浙江温州永嘉东瓯大桥上要跳江,并撒下“求助书”,称永嘉纪检部门一位郑姓副局

广州日报:终于查出个包养情妇的“清官”?

  究竟是郑副局长身处副职,没机会贪呢,还是确实清正廉洁?如真的清正廉洁,又如何会包养情妇?  2月27日,一名女子在浙江温州永嘉东瓯大桥上要跳江,并撒下“求助书”,称永嘉纪检部门一位郑姓副局长致其怀孕后“耍无赖”。 目前该郑姓副局长已被停职,经初步调查,未发现其存在经济问题。

(3月2日人民网)  “十个贪官九个色”,如今出了个例外,查出个包养情妇的“清官”,这实属不易,也要归功于情妇反水,如果不是情妇小月表演“跳桥秀”,谁会发现郑副局长是个没有经济问题的“清官”?其一,郑副局长的“清官”之名,有组织证明,“未发现其存在经济问题。

”其二,情妇小月怀孕向其索要7万元的“手术费、精神损失费和身体损失费”,郑姓副局长不仅不愿拿这笔钱,而且声称是情妇敲诈他。 囊中羞涩,是否也证明其“清廉”?  近年来,情妇反水,贪官落马,屡见不鲜,但情妇反水反出个囊中羞涩的“清官”来,倒不多见。

陕西省原政协副主席庞家钰被自己最信任的情妇组成的庞大“情妇告状团”“扳倒”,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遭“首席情妇”“反戈一击”而落马。   与那些挥金如土的贪官们相比,郑副局长堪称“清官”了。 不过,郑副局长的“清廉”又让人疑惑,究竟是其身处副职,没有机会贪呢,还是确实清正廉洁?如果真的清正廉洁,又如何会包养情妇?这些问题,还是由当地纪检、检察部门查清为好,别忙着下“未发现其存在经济问题”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