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你我心连心司礼监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西李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不知为何,她真是有点不舍这无赖子离开了。 虽然这无赖子很不正经,小小年纪就人小鬼大,尽占她便宜,更是底细不明,但只要这无赖子肯净身,这些都不是问题。 经过这

第八十六章 你我心连心司礼监最新章节

西李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不知为何,她真是有点不舍这无赖子离开了。 虽然这无赖子很不正经,小小年纪就人小鬼大,尽占她便宜,更是底细不明,但只要这无赖子肯净身,这些都不是问题。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西李也是看出来了,这无赖子别的本事没有,小聪明还是有的。

有他在身边帮自己出出主意,她西李也不用每次都跟个泼妇似的大吵大闹。 最重要的是,这无赖子还是蛮体贴人,也蛮会照顾人的。 有意无意的,西李瞄了眼无赖子那里,脸不由红了一下。

这一羞人的姿态,当真是春花荡漾,惹人遐想。

有着万般的风韵,迷人又诱人。

只可惜,良臣不敢领西李的好意,他哆嗦了。 是的,他不仅哆嗦了,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就拿手捂住了命根子。 娘娘,我和你无怨无仇的,你怎么也能跟那些坏人一样,惦记着我的小鸟呢。 良臣一脸无辜。 唉,明珠暗投,枉我为你尽心尽力!净身入宫,打死良臣也不干,他坚定,不容置疑的迅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要坚决担卫自己的人身权。 “娘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还要传宗接代呢,要是进了宫,我家的香火怎么办?圣人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娘娘你怎能叫人做不孝子呢。 ”良臣很委屈,西李却嗤笑一声,面露不屑:“就你还想着传宗接代?”“娘娘,你可以置疑我的为人,但你却不能怀疑我的能力!这,这是对我的侮辱!…”说话时,良臣的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

要不是他实在是老实了两天,这会只怕就要开始用身体语言挑衅西李了。

巴巴都说了,还是你的好。 谁敢否定巴巴的话?否定巴巴,就是否定天启皇帝,否定九千岁,否定大明朝廷,试问,这帽子你戴得起么!……良臣不能让西李再乱想,不着边际的乱想,他很想和她说说日后相见的真谛,但考虑到有点少儿不宜,但是西李这条大鱼的重要性不下于巴巴,就这么从手中放跑,未免有点遗憾。 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的,人生能有几回浪,浪得一回是一回。

不是老话说,女怕郎缠嘛。 脸皮这东西,属于可以随时不要的物件。 于是,想了想,良臣很委婉的对西李道:“其实,娘娘有没有想过,除了让我净身入宫,还有没有法子可以让我随时能和娘娘心连心。

”“什么意思?”西李懒懒的坐到凳子上,她最讨厌动脑子去想。 良臣忙也搬了凳子坐到她边上,心头有点打鼓,终还是架不过心连心的诱惑,鼓起勇气道:“我是说,我要是出了宫,以后就不方便再和娘娘相见了。 ”西李点了点头,然后笑道:“所以,你净身入宫就方便了。

”“咳咳,娘娘,我们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良臣一脸无奈,“我一心为娘娘,娘娘却总想着叫我绝后,这,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那你有什么法子?”西李绷着脸,很想笑,难得这无赖子在她面前讨不了便宜。 良臣拿手指轻叩桌面,斟酌了一番后,道:“娘娘,这话,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但为了娘娘,我也豁出去了…娘娘,你看啊,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这世上能让男女双方互相信任、坦诚面对,心心相印,彼此牵挂,彼此思念,有什么问题马上就想到对方的最好法子是什么?”“什么法子?”西李听得天花乱坠,这无赖子不愧是读过书的,就是会吊文拽句。 但,很快,她就想到了什么,俏脸立时烫人,哼了一声:“我不知道。

”“娘娘知道的。 ”良臣舔着脸,放在桌上的手缓缓向西李的身子探去。 是探,不是摸。

这个动作好,既有表面动作,又有深层意思,更留了点余地。

“娘娘,可愿与我…”“你想的美!”西李一巴掌拍在良臣正在“探”的那只蠢蠢欲动的手上,“我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你以为你我之间有这可能吗?”“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从前,娘娘可曾想过有一日会与我独坐在这殿中?缘分这东西,很难说的。 我想,老天爷既然让我和娘娘相识,总有它的道理。 所以,我们便顺其自然吧。

”“不成,叫别人知道了,我这脸往哪搁,我还活不活了?”西李想抽回手,却被良臣一把抓住,身子凑上前,低语道:“娘娘放心,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那样子,就跟在密室密谋造反般。 西李没法抽回手,便将头扭过去,不回应良臣,也不看他。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只是,娘娘或许不知道,我这人胆子小,说句难听的,就是有色心没贼胆那种。 我很想日后能为娘娘效犬马之劳,时刻为娘娘排忧解难。

但,我却不知娘娘是否接纳于我,又是否是一腔情愿,故才想和娘娘心连心。 只有能和娘娘心心相印,我才不会自愧,才能常与娘娘联系。 要不然,我,我不知如何自处。 ”良臣的样子有些难过,很真诚。 因为他说的是实话,不跟西李发生点什么,他怎么可能还和她产生联系。

皇城,将隔绝一切。 如果西李不主动,二叔发迹前,良臣休想再见她一面。

“你还胆子小,都闯进东宫伤人,还敢说自己胆子小。 ”西李有了反应,她微哼一声,头仍扭那不看良臣。

只是良臣能感受到她的小手微微抖了下。 不拒绝就是好事,良臣使出苦肉计,他紧握住西李的手,痛苦说道:“娘娘,我马上就要出宫了,这一走,你我今生恐难再相见。 ”这话让西李扭过头来,定定看了他一眼,轻声问道:“你出宫后去哪里?”良臣低声道:“我准备先回家。 ”“回家做什么?”“我要应府试,考取秀才功名。

”其实良臣也没决定出宫后做什么,考秀才也只是随口说说,能不能考还两说呢。

“你考秀才?”西李不可思议的看着良臣,那目光就跟当日的吴秀芝一般。

良臣见了,自是不服气,嘟囔道:“娘娘,人都是有梦想的,我考秀才怎么了?至于用这眼光看我吗?…人如果没有梦想,跟一只熊猫有什么区别?”“熊猫是什么?”西李呆了一呆。

良臣道:“就是猫熊。 ”西李“噢”了一声,猫熊她是知道的。

她低声道:“听说猫熊很可爱。

“嗯,等有机会,我捉两只来给娘娘玩玩。 ”这时代可不是后世,熊猫很珍贵,良臣真是很想将来到四川去捉两只来养养,不单单是为了哄西李。 西李将头低了下去,没有再和良臣说什么。 良臣觉得自己可能操之过急了,便想让西李静一静,想到出宫的事,便问道:“对了,娘娘,你怎么安排我出宫?”西李却没说,而是低头在那羞声道:“那法子真能让你和我心连心吗?”话音未落,耳根子都烫红了。